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诚实才能长久,善义才能快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一些思绪、记忆、或感受等,将在我的日记内逐步告诉朋友们,截止到2017年6月22日我己经写了900篇博客日志,这里面我没有抄/转/袭一篇他人文章,全部为我亲自所写即原创作品。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打柴留下的纪念  

2007-11-16 12:09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北的冬季很寒冷的,南方人若没去过东北是无法体会到这种寒冷的气候,它对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所会带来的强烈变化的。在我现存的记忆里,60年代至70年代中期,东北的冬天寒冷的程度是很极端的,零下20-30几度的气温约占整个冬季的二分之一左右,进入“一九至四九”这三十几天里温度几乎都在零下30度以上,可以说是冰天雪地、寒风刺骨。在1966年至1976年十年文革期间,各类物资都是十分的匮乏,在城市粮食、燃料(主要用于做饭、取暖)等均实行按计划供应制度,可是这种限量的供应,是无法满足于社会和市民的基本需要的,怎么办?老百姓必需依靠自身的能力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基本需求,春季开荒种地、冬季打柴取暖(富拉尔基:嫩江东岸是一片一望无际,没有人烟的荒原)是城里人生活中的两个极为重要的事情,在那个年代里,经历了很多事情我都没有留下深刻的记忆,但有一件事虽然过去了38年但我一直记忆犹新,那是1969年冬季二九的刚开始,那一天是星期天,早晨7点钟刚过我就和几个咋天约好的伙伴(共7人)一起带着工具、干粮推着手推车就出发了,我们都知道今天是要走的路程比以往要多1倍(往返约60多里路),因为江东较近的地方除了地上有雪而外在无其它了,走路、打柴、严寒、运输整个过程对于我们这些只有12至13岁的孩子而言,在当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我记得那天早晨天是阴暗的、西北风刮的十分猛烈(有6-7级左右)天上地上都是雪的身影,气温应在零下28度左右,但大家并不很在意这些,依就兴高彩然的朝去的地方走去,我们走过了冰封1米多厚、300多米宽嫩江江面,即朝东南方向(江桥:地名)奔去,穿过一片片沙丘、走过一条条嫩江的分支河道,在11点多我们终于到了预定的目的地,(这里每年都长着一大片约1000多亩地的小叶章草)可映入我们眼帘的不是要打的草,而是雪域一片,这片草地早让别人收割走了,失望的情绪顿时笼罩着我们每一个人,大伙商量一下决定再往前走一段路看有没有可打的柴草,大家走了1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到什么,在走到一个大沙岗(上长着一些艾蒿杆)前停了下来,怎么办?是继续走、还是原地打这些艾草杆,这时刘大叔家的老三对大家说:不走了,就在这打草吧。(外号叫:坏三,比我们大二岁,其实他人有心计,但也诚实,平时大家都喜欢听他讲故事),就这样我们四下分散开来打着少的可怜的艾杆草,约3个小时(雪己停了,看太阳计时)我们才打够手推车载的草,这时太阳己西沉落山,想起走回去的路心里都很沉郁,大家推着车一步步的行走在雪地、沙丘之间,天很快就黑了下来,大家这时对回去的方向辫别不太准确,只知道朝前走,一路走下来,又渴、又饿、又冷、又累全都袭来了,疲倦极了,大伙坚持着、忍耐着,大概在晚间11点多才到嫩江的东岸边(家在南岸2公里),这时我们听见远处的江面上一群人一边喊着、一边打着手电筒朝我们走来,原来是我父亲和几个家长接我们来了。回到家中我想脱鞋换衣,可鞋无论如何也脱不下来,脚和鞋冻在了一起。几十年后我的左脚还可见到冻伤的痕迹,这也是我此生难忘的纪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